[新聞] 擔心小孩以後被暴打 港媽決心移民台灣

香港反送中惡法引發的爭民主運動持續3個多月,港警對示威者的鎮壓手段越來越暴力,甚至放縱黑社會攻擊年輕人,這些場景看在為人母親眼裡格外心痛。香港一名年輕媽媽擔心以後被打的是自己的小孩,她和丈夫決定為了孩子的未來移民台灣。

港媽Queenie去年11月開了臉書(Facebook)專頁,近一年後,夢想成真。移民初心,除了是政治環境越來越惡劣,更多是為了給現正讀小學的兩名子女有好教育,因此首選歐美國家,包括英國和馬爾他。無奈在跨國公司工作的丈夫因工作需要,不可離開亞太區,他們只好改選亞洲。
移民計劃進行之際,香港遇上翻天覆地改變。 7.21元朗白衣人恐襲事件令Queenie丈夫下定決心:「不行了,我們要幫小朋友定後路!」移民動機由子女教育為本,變為他們的人生謀後路。
「自認百分百香港人,熱愛廣東話、廣東歌、港式智慧。」這是Queenie的fb專頁簡介之一,要離開一個自己熱愛的地方,到底要多大決心? Queenie形容,整個政治環境越來越惡劣,即使撇除政治,生活亦令人喘不過氣。 「從小朋友一出生,床位要和人爭,之後學位又要和人爭,進入大學,每間大學都受到好多管制,學術自由奢侈。再長遠一點,百年歸老,骨灰龕都可能沒位子。 」
Queenie嘗試改變局面,例如幫長子罷考TSA(香港對小三學生進行的全港性系統性評估)。政治方面,她屬和理非(和平理性非暴力),會參與遊行。傘運那年,她留意到不同法律人士都會就同一議題發聲,但提及的觀點竟截然不同,好奇心驅使下,她修讀海外法律課程,意識到社會轉變。
法治社會是殖民地政府留給港人的最大的資產,Queenie卻發現資產慢慢遭侵蝕,與想像中很大出入。 2016年,人大主動釋法令法庭先後褫奪6名立法會議員的議席,Queenie感受到前所未有的衝擊:「之前可以好大聲地講,人人都在法律管治下,但實際情況就不是這樣,有的人會凌駕法律之上。」那刻,她覺得法治只是虛無形式存在,只要不合某些人心意,就可隨便去改。
「幼吾幼以及人之幼。」Queenie為了小朋友前途移居台灣,自覺對不起其他小朋友:「我們承認有一點自私,見到好多小朋友好愛香港,愛到一個程度連命都可以不要,但是我們這個時候就想,不想自己小朋友有這麼一天,要站到最前線,被人打到頭破血流。」
面對香港前程,她認為在最壞的時代,總會有曙光,她與香港人共同盼望著。但Queenie等不到這天了,她已到移民公司簽約,大概在明年今日,一家人已在台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