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新聞] 你逃離北上廣的時候,香港年輕人正忙著移民台灣

1,你逃離北上廣的時候香港年輕人正忙著移民台灣

又到年關,多是離別。每年到這個時候,就有成千上萬的人選擇“逃離北上廣”,回到老家或者二三線城市,開始一段新的生活。

 
當大陸年輕人逃離北上廣的時候,香港的年輕人,正忙著移民台灣。

台灣,一直是香港人移民的熱門選擇。香港人移民台灣的熱潮有幾個階段,一個是80年代末,那一年移民台灣的香港人達到歷史高峰,3000多人。一個是97前幾年,那麼那時只要是在台灣唸書的香港學生,都有資格拿到“中華民國”身份證,並且版權投票權。還有一個就是近幾年,移民人口大部分曾翻過一對。

在這波移民大軍中,年輕人成為越來越重要的力量。

一位移民台南的28歲香港年輕人說,在這裡,他買了一套三室兩廳的房子,有一個超大的陽台,同樣的價格,在香港只能買個廁所。

一條條原本開滿老字號小店的街巷,變成了一處處所遊客購物街,藥店,手機店,奢侈品店節比規模次,店舖租金高到不賣這樣暴利商品就維持不下去。

 
高房價,高物價,過分扣除地產和金融的香港經濟,讓很多年輕人看不到希望,他們紛紛選擇移民到生活節奏相對緩慢的台灣,這是。

2,“台灣,很適合生活”

因為移民台灣熱,香港著名的廣播劇《十八樓C座》還專門做了一期“移民台灣”專題,發現那些真實的港人移民故事。

在新竹,有一家地道的港式車仔麵館,這裡的老闆,正是三年前從香港移民過來的梁先生,今年36歲。

在移民之前,梁先生擔任過攝影師,業務經理等工作,在給女兒報幼兒園的時候,他感覺就像是打仗一樣,為了女兒的未來,他和妻子商量起了移民。

 
在選擇移民目的地的時候,他們對比了加拿大,澳洲,台灣,最終也是在朋友的建議影響下,選擇了台灣。

“在這裡,可以做不同的工作,不像香港,除了地產就是金融,香港的店鋪太高了,現在這邊開店,壓力小了很多,這邊很適合生活”。

梁先生說,他店裡的食材,每一顆魚蛋都是從香港運過來的,就是為了保證原汁原味。

“這里香港人也很少,在這裡吃碗車仔麵,聽著大家用廣東話“傾解”,彷彿又回到了香港。“

很多香港朋友時不時來問他如何到台灣來,但真正下了決心克服了不確定而不是。目前為止,幾百個諮詢過他移民的人,只有一個來了台灣,而且拿的還是工作簽。

梁先生最大的感觸是,很多香港人把台灣想像得太美好。

“個個都說香港好辛苦,要來台灣,旅遊和移民是不一樣的,你出來旅遊是放假,逃離香港,心情好,看到的東西當然好,其實台灣也有很多不滿意的地方”。

3,香港,移民潮洶湧

梁先生是過來人,他清楚,沒有一勞永逸的“世外桃源”,台灣當然也不是香港人的“避風港”,這裡也有很多不滿意的地方,任何的移民,都是有捨有得,就看你真正需要對於他來說,安安靜靜開個小店,給女兒一個更為寬鬆的童年,就夠了。

 
梁先生做出了取捨,得到了慢節奏的生活,離開的,是一個移民潮洶湧的香港島。

香港智庫思匯政策研究所(CivicExchange)2016年6月在香港隨機挑選了1500名民眾做抽樣調查,結果顯示,66%的人認為香港不適合逐步增長,42%的人認為如果有機會,將選擇移民離開香港。

2016年10月,香港中文大學香港亞太研究所又做了一次移民目的地調查,結果顯示,台灣是最多公眾關注的移民目的地,佔16.3%,其次是澳洲(15.2%),加拿大(13.8%)。

如果你不了解香港的移民史,你會奇怪,這麼多香港人想移民,香港怎麼了?其實香港這個島,百年來,不但自己是個移民接納城市,同時也是一個移民輸出城市。

97之前,香港的移民潮與今天列出有過之而無不及。。當時香港的移民廣告鋪天蓋地,連一個聽都沒聽過的小島國,也把廣告刊在港人常看的雜誌上。

但歷史的車輪,不會因為民眾的情緒而停止向前,它以最高傲的姿態,碾壓過凡人的悲喜。

今天的香港,可能是中國腳步加速的城市。在匆匆忙忙的人群裹挾下,你也會時不時產生出幻滅感-我已經這麼努力,可希望在哪裡?

他們把憤怒的情緒發洩到了“陸客”身上,把房價暴漲,生活質量下降歸了了大陸人身上。這些年,我們經常在媒體上看到“憤怒的香港人”。

大陸人很不解,我們明明是來香港購物旅遊,給你們送錢的,為什麼對我們有那麼大的意見?

但普通的香港人不這麼看,是的,大陸人都是帶著錢來的,但錢都給企業家賺走了,一個店舖的小店員,因為大陸游客的增加可能需要花費平時幾倍的工作強度,但薪水卻沒有幾倍增長,錢都歸入了老闆的口袋,可是你要怪老闆,老闆也冤,因為店租年年漲,他也是勉強支撐。

 
移民台灣,並不是因為台灣有多完美,或者因為香港,讓他們太累。